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泉州故事」文物见证历史,锡兰王子后裔在泉州

2023-01-19 20:20:02 3442

摘要:泉州,是中国宋元时期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泉州剌桐港一度被世人誉为"东方第一大港",曾有过"涨潮声中万国商"的繁荣景象。由于这里气候怡人,商贸繁荣,民族和睦,文化兼容,曾吸引了成千上万五大洲商贾名流来此经商、定居。在他们当中,有一位是来自于古...

泉州,是中国宋元时期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泉州剌桐港一度被世人誉为"东方第一大港",曾有过"涨潮声中万国商"的繁荣景象。由于这里气候怡人,商贸繁荣,民族和睦,文化兼容,曾吸引了成千上万五大洲商贾名流来此经商、定居。在他们当中,有一位是来自于古锡兰国(今斯里兰卡)科提王朝国王的儿子——葛力生夏剌·昔利巴交剌惹。泉州人尊称他为"锡兰王子"。

▲泉州(古刺桐城)鲤城区

说起锡兰王子,他的父亲Parakramabahu6是古锡兰国科提王朝(1412一1467年)的国王。在中国《明史》中有二个称呼,一为″邪巴乃那″(封王前)及"不剌葛麻巴忽剌批"(封王后)。在斯里兰卡《锡兰简明史》中,译者称之为"波罗伽罗摩巴忽六世"。但在中国驻斯大使江勤政编著的书中,且称之为"巴拉克拉马巴忽六世"。

▲当年锡兰国科提王朝的国旗。当今斯里兰卡国旗是在此图案的基础上设计而成。

巴拉克拉马巴忽六世(ParaKramabahu6),是斯里兰卡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之一。他在位55年,为斯里兰卡国家统一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在位时曾二次(1416年及1421年)亲访中国,三次(1436与1445及1459年)派官员来华朝贡"。最后一次(1459年)派遣的贡使,就是他的儿子葛力生夏剌·昔利巴交剌惹。

▲古锡兰国国王巴拉克拉马巴忽六世(Parakramabahu6)

然而,遗憾的是,国王自王子来华入贡后,直至他临终之时(1467年),八年内再也没见儿子回来…

▲位于斯里兰卡科特市内的古锡兰国科提王朝马拉克拉马巴忽六世(Parakramabahu6)国王及王后的陵墓。

锡兰国王子来华朝贡已有600多年,1985年,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斯里兰卡时,斯国一高官向中国官员提起斯国古代有位王室后裔来中国后没回去,请求代为寻找其后裔。于是,有关部门将此事交由当年外国贡 使进出中国的口岸、″东方第一大港"泉州的文化部门代为寻找。

据中国最权威的官方史记《明史》中的记载,只是以"嗣后不复至…"简要地一笔代过。明代严从简撰写的《殊域周咨录》中也找到了当时的记载,但同样也未谈及锡兰王子来华后的去向。文中只谈到"天顺三年,王率其子葛力生夏剌·昔利把交把惹遣使来贡,自后贡使亦间至"。清乾隆版的《泉州府志》中,找到了与锡兰王子相关的记载:"世拱显,字尔韬,号小山。晋江人,本锡兰山君长巴来那公之后"。《泉州府志》提到的"巴来那"不就是《明史》中提到的被朝廷诰封为王的"邪把乃那"。为此,泉州考古界有学者认为,锡兰王子在中国的最后落角点就是当年进入中国时的口岸泉州。他的后裔取中国字"世"为姓。


1996年,海交馆考古部在村民协助下在清源山杂草丛生的沟边找到了刻有"世家坑"的摩崖石刻及刻有"使臣世公、孺人蒲氏"的墓碑。有专家就通过墓碑中刻有“使臣世公,孺人蒲氏”及“孙华立”的文字,按图索骥,得出了王子来华时的身份为“使臣”;其发妻为泉州阿拉伯后裔、富家女子“蒲氏”(蒲寿庚家族);而立碑人“孙华”就是《泉州府志》中提到的“七品秩世华”等资讯。与″使臣世公"墓碑同时出土的还有"通事世公、慈淑谢氏"墓碑。该碑的发现,正好与后来发现的清代《世家族谱》中记载的"授四夷馆通事"相吻合。

▲清源山世家坑草丛中发现的"世家坑"摩崖石刻。

▲世家坑考古发现的锡兰王子、使臣世公墓碑。

▲世家坑考古发现的刻有"通事世公"的墓碑。

鉴于世家坑有古考重大发现,泉州市文物部门立即组织考古专家对清源山世家坑周边进行文物调查及考古发掘。先后又在世家坑的周边发现了近30方刻有″锡兰"、"世公"、″世门"的墓碑。与此同时,考古人员还在世家坑周边找到了刻有"世山"、"世氏产山"及"锡兰"的摩崖石刻。这些摩崖石刻的发现,为世家坑锡兰王子后裔墓园文物保护范围的划定,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世家坑考古发现的刻有″锡兰"、"世公"等王子后裔世氏墓碑。

▲世家坑最早发现的清代石墓——裕斋公(世华)寿域。

随着时间的推移,考古发掘的深入及清代《世家族谱》等文献资料的相继被发现,有关锡兰王子在泉州鲜为人知的历史,逐渐地浮出水面。锡兰王子为何来中国?为何选择留居泉州?这些历史迷案,在新发现的清代《世家族谱》中都能找到准确的答案。

如清代《世家族谱》中记载:“吾祖以锡兰君世子充国使,於前明永乐间来华入贡,蒙赐留京读书习礼。厥后,归途路经温陵,因爱此地山水,遂家焉。”

▲清代《世家族谱》中有关锡兰王子来华留学后留居泉州的原因。

由此可见,以往学者认为的、当今网上流传的,"王子因国内宫廷政变被迫留居泉州"的说法是缺少依据,凭空杜撰的。因为,在斯里兰卡《锡兰简明史》中,并没有记载当年锡兰国内有过宫廷政变。时至今日,其父母亲的陵墓仍完好无损地受到保护。而且,锡兰王子是天顺三年(1459年)来中国,八年后(1467年)其父波罗伽罗摩巴夫六世国王才去逝。八年的时间,锡兰王子如真想回国继承王位,是没有任何困难的。

▲斯里兰卡《锡兰简明史》中文版中有关锡兰王子父亲——波罗伽罗摩巴夫六世在位时的记载。

又如,清代《世家族谱》中还记有"我开基始祖,本锡兰国君长讳巴来那,于明初钦赐姓世"。该记载白纸黑字告诉世人,"世"氏家族其始祖为"锡兰国君长"。取"世"为姓,是因明初朝庭"钦赐"。并非学者所云的:”锡兰王子来中国后,取"世"、"何"为姓“。同时,也并非学者所说的"按当地习俗,取名字的第一个字为姓"。因为,《明史》中,王子名字第一个字也不是"世"字,而是"昔"字)

▲清代《世家族谱》中有关皇帝"钦赐姓世"的文字记载。

再如,清代台湾《世家族谱》中"锡兰祖建坟山"部分对世厝埔(世家坑)的记载也非常详实。锡兰祖坟"一山在泉州晋江东门外浯江院。离城三里许,东岳帝庙后里许便是。土名世厝埔……埔之口乾有水沟,沟上石桥二板。桥下大石镌世家坑三大字"。泉州考古工作者按照台湾清代《世家族谱》中记载的方位,成功找到了安葬锡兰王子的"大灰塗圹"。

▲台湾发现的清代《世家族谱》锡兰人房历代系中,有关世家坑地形及世氏—世祖(锡兰使臣、王子)陵墓方位特征的描述。

▲经文物部门清理后的锡兰王子墓全貌。该墓是世家坑范围内最大的一座明式"土"墓(糖水灰材料制作而成)。这正好与台湾《世家族谱》中记载的"大灰塗圹"完全吻合。

如要问该墓与闽南民众坟墓有何差别或特色?那就是锡兰王子"灰塗圹"两边的龙纹″墓手"及狮子、莲纹"墓柱"和正面睡莲半浮雕装饰与众不同。龙纹"墓手",除带有皇权象征外,同时还是彰显墓主高贵的身份。而墓两边的狮子与莲花柱头"和墓后立墙的睡莲半浮雕图案,不仅体现了墓主的(佛教)信仰外,同时也表明墓主的国藉。(斯里兰卡古称狮子国,莲花是斯里兰卡的国花)

▲锡兰王子墓上部"睡莲"纹饰浮雕。"睡莲"为斯里兰卡的国花。

▲斯中社会文化交流合作协会主席阿贝先生考察锡兰王子墓时,看到该墓的雕塑图案,认为莲花柱头(左前)与卧狮雕塑(右后)及上顶部的半浮雕睡莲,均带有浓厚的斯里兰卡特色。(锡兰古称狮子国)

1998年,泉州市民林某铮老先生在整理祖先遗留下来的清代《买房契约书》时,偶然发现世居的古大厝竟然是清代乾隆四十八年祖上从世氏族人中购得。在发现的《买房契约书》中记有:“…有承祖父遗下已置厝屋一座。三间张,四落四雀,翼一水井,左畔空地,护厝一连七间。水井一口,厕池一所。坐在思义铺通淮街,负北拱南……” 同时,在清代《世家族谱》中也记有:世氏家族在市区的"温陵南街忠谏坊脚(现中山中路旧新华书店)建有大宗祠″;在"城北一峰书街建有小宗祠.…"

▲锡兰世家古厝正厅。该厝位于泉州市中心繁华地带塗门街,右侧为伊斯兰教清净寺,左侧紧挨着关帝庙。锡兰世家古厝,现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

2013年2月,泉州文史界又从市民陈某雄家中发现了一幅清代书法《百寿图》。图的上部盖有"锡兰王孙"的印款,底部落有"世腾云书"。后经专家鉴定,该图为清代乾隆年间,作者世腾云为锡兰王子后裔世拱显的次子。该《百寿图》中出现的“葩园世腾云”正好与清代台湾《世家族谱》中记载的世拱显“次讳腾云,字万初,号葩园…”相吻合。

▲清代锡兰王子后裔、世拱显的次子世腾云书法作品《百寿图》的落款。

▲清代世腾云书法作品《百寿图》右上角所盖的"锡兰王孙"印款。

泉州发现锡兰王子史迹及后裔时,首先告知的就是锡兰王子的故乡一斯里兰卡的政府。于是,斯政府于2000年4月,派出以斯佛教部副部长普列马拉特尼为首的专家组,应时任福建省长习近平的邀请前来泉州考察。

▲当年报道斯里兰卡官员″应省长习近平的邀请专程访泉″的《泉州晚报》。

在泉期间,斯专家组不仅翻阅与锡兰王子有关的史记及族谱外,还实地察看了世家坑古墓群及世家古大厝等历史文物。并对世家坑墓园部分残留石构件进行考古分析。所得结论与中方高度吻合。

▲斯里兰卡考古专家深入到世家坑锡兰世家墓地实地考察。

在世家坑考古现场,斯考古专家赫特拉奇教授通过对大石墓前的一对石狮进行认真细致的观察后,得出结论为:"有古锡兰国造型风格,系锡兰国科提王朝建朝前亚巴忽瓦王国时的狮子造型。年代大约在14世纪末,即中国的明朝时期。"

▲世家坑锡兰世氏大石墓前的花岗石狮子墓柱。

在对大石墓前的一块墓沿石刻构件(见下图)鉴定时,斯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该雕刻为一对呈交合状的′蛇′形图案,是典型的锡兰国图腾。其图腾名为纳格布图瓦,寓意人丁繁盛。是一种崇拜、祭祀祖先的象征″。"那么此墓是否可判定为锡兰王子的墓?"有记者问。斯专家答道:"总之,这座古墓墓主是斯里兰卡的传人,有可能是锡兰王子的墓"。

▲世家坑大石墓前一块刻有交合状蛇纹图案的墓沿石刻构件。

自那以后,慕名而来参观考察世家坑锡兰王子墓园及塗门街世家古大厝的斯里兰卡客人逐年增多。在这些人当中,不仅有民间的学者、记者、高僧及艺术家。同时,还有斯政府的部长、大使、将军及公务员。

▲斯里兰卡旅游部部长阿马拉通加一行在锡兰公主许世吟娥的陪同下,参观考察世家坑锡兰王子陵墓。

▲2018年6月,斯里兰卡驻华大使科迪图瓦库与使馆二秘在锡兰公主许世吟娥的陪同下,参观了锡兰世家古大厝,并与锡兰公主在古厝文物保护碑前合影留念。

▲2019年2月25日斯里兰卡城市友好访问团全体成员在锡兰王子墓前与锡兰公主许世吟娥及原中国驻斯大使江勤政一起合影留念。

同时,斯方有组织的大团队来访,仅2016年一年,就有三个斯里兰卡主流媒体团抵达锡兰王子的第二故乡泉州考察访问。斯里兰卡媒体访华团回到国内后,记者们纷纷把泉州考察时的所见所闻,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将锡兰王子在泉史迹及后裔在泉生活的情况介绍给斯里兰卡读者。

▲斯里兰卡报纸报道锡兰王子在泉历史及后裔许世吟娥的现状。图中出现了世家坑锡兰王子墓及塗门街锡兰世家古大厝等相关文物史迹。

▲斯里兰卡电视台播出有关锡兰王子在中国的纪录片。画面中的图象为清源山世家坑锡兰世家墓园文物保护碑。

随着中斯两国媒体的报道,有关锡兰王子的史迹及后裔许世吟娥,受到两国政府及民众的高度关注与重视。中斯两国只要有什么重要交流活动,都会邀请锡兰公主许世吟娥参与。久而久之,"锡兰公主"不仅成了许世吟娥的代名词,同时也成为新时期斯中友好交往的纽带。

▲2002年锡兰王子后裔许世吟娥首次返乡时,受到斯国政府及民众"公主"般的礼遇。

2017年12月20日,为纪念中斯建交60周年,中国国家文物局海外交流中心与斯里兰卡文化部,在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联合举办了《中斯海上丝路历史文化展》。

▲锡兰公主许世吟娥与斯里兰卡文化部常务副部长斯瓦纳帕拉一起,同与会的中国嘉宾在展览前厅合影。

▲该展览展出的从世家坑发现的清代锡兰王子后裔世开仕墓碑。


来源:微信公众号 泉州政务

01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