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泉州走街串巷指南!

2022-09-11 18:09:30 643

摘要:新书出版!泉州古城首套人文旅游丛书“D调·泉州”丛书之一《巷里花开》↑↑马鞍山巷一家民宿想见一个人时,我们一定是选择最短的一条捷径,为他或她狂奔而去。巷子成了最短的情路,载着我们在云间自由穿梭,迎接夹道而行的风,明亮的天空,温润的老房子。真...


新书出版!泉州古城首套人文旅游丛书“D调·泉州”

丛书之一《巷里花开》↑↑


马鞍山巷一家民宿


想见一个人时,我们一定是选择最短的一条捷径,为他或她狂奔而去。巷子成了最短的情路,载着我们在云间自由穿梭,迎接夹道而行的风,明亮的天空,温润的老房子。

真正的古城里的巷子,绝对是这样:有时候很短,有时候很长;有时候疾驰,有时候踟蹰;有时极为复杂,有时又极为磊落。


县后街一家轻食店


于是顾城说:“小巷,又弯又长。没有门,没有窗,你拿把旧钥匙,敲着厚厚的墙。”

满地遗落的旧钥匙,锁住的门和窗,但因为有光,有人,开始变得不太一样。他们拾起一把又一把旧钥匙,打开了巷子里的门和窗,迎接全新的城堡。

就像重新拾起的刺桐的名字。


//


01 这里的房子都“踮着脚”


中山路,泉南基督教堂的斜对面,一个平平无奇的入口,便是奎霞巷的。巷内的屋舍,一座连接着一座,木作的大门窄窄小小,着上不同层次的旧。

你要一路数着台阶进来。仔细看,巷子的房子都“踮”着脚,离地两三尺。大门悬在巷子上,门前放下几级石头台阶,通至巷道上。


奎霞巷里的一家民宿


听街坊邻居说,泉州古城水系通达,临海临江,曾经一只舢板船便可以顺着城内水路,抵达各条街巷。街巷与水相邻,遇到雨季,常有水患。“踮脚”怕淹的房子,就是这么来的。

泉州古城内若遇上这样的高台阶,大概都与水患有关。只是后来有些房屋改建,有些道路抬高故也将那段历史打乱在巷陌里。而奎霞巷与会通巷的房子据说鲜少翻建,因此“踮脚楼”依旧。


龙玲公馆


门前的几级石阶,不再只为水患而生,成了巷人吹风纳凉的“石凳”,邻里化仙的地方。夏天,为了能跟老朋友愉快地聊天,屋主会在下午4点左右,给石阶浇水祛暑气。旅行的人,会被巷子人夹道聊天的景象所吸引。他们背靠各自屋子坐在门下,也聊着天南海北的事。


02 巷里花开


到三朝巷38号,便可看见一座小洋楼,门庭一簇硕大的昙花,楼里养了一些蒲苓草。


红砖海棠花砖


蒲苓草是民间叫法,花叶细小像小勺子,绒白色,如雪覆盖。古城许多人家、寺庙宫观都会养这种草。特意向泉州林业局退休植物专家林彦云老师请教,才知蒲苓的学名应为芙蓉菊,开黄色小花,常长在海礁之间。


38号洋楼主人婷姨常用一口老井里的水养这些蒲苓草,长势喜人。泉州古城地底水源丰沛,一部分水来自海潮,大概蒲苓草在井水里找到海边的熟悉感,才长得特别欢吧。


巷子里石榴花开


旧馆驿古街巷口还有一棵石榴树,能结石榴果,挂在巷子里,荡呀荡。石榴花斜对面是一丛薜荔果,夏季结许多果子,趴在清末刑部主事王海文故居的墙垣上。它们将饱满的绿色果实包藏在绿色丛林里。


03 彩笔绘晚晴


县后街向北走,有一处新修的小山丛竹。这里仍保留着一座很重要的居所“晚晴室”,是民国时期的温陵养老院,近代高僧弘一法师圆寂于此,并留下那幅四字绝笔:悲欣交集。

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他一生用过非常多的名号,晚晴,便是其中一个。


弘一法师圆寂处


县后街的南端还有一条迷你的文人小巷:彩笔巷。

1200多年前的中唐时期,泉州有位才子名叫欧阳詹,潜心苦读的他,租住在如今的彩笔巷中。据说,欧阳詹曾在这里做了一个美梦,梦中见到彩笔生花,后来上京赴考,果然与韩愈同登“龙虎榜”,中进士第二名,成为闽南历史上第一位进士。


1200多年后的今天,定居泉州的90后作家陈春成,又在他的第一本小说集《夜晚的潜水艇》里写下一个《传彩笔》的故事。他写道:“文字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仿佛洞晓了万物之间隐秘的联系……我熔铸月光,裁剪浮云,掣长鲸于碧海,我统治天上的星星……”历史的、文学的故事,让彩笔巷文脉悠远。

而这条长仅100米、住着10户人家的迷你小巷,只有入口,没有出口,像个藤上的葫芦,挂在县后街上。


过化亭


04 我在西街修古厝


奎章巷16号的老杜已从事建筑行业许多年,醉心古建,于是自己跟房东将租约续了又续。他带着团队从各地搜集老构件,杉木、石材、瓦片、柱础石等,替换上老宅已腐坏的原件,将原本几近废弃的古厝还原出了原有的味道。

我们去时,老杜正指导工人整理深井。他请我们在屋内的茶桌前坐下,说起修复进展。


“几年前租下来,给工人提供个住宿的地方。从那时候起就一直修。2016年先是慢慢还原了坍塌的屋顶和大的结构,租期不断延长,细节也越修越多。”

他说,古建筑的美是现代建筑无法替代的,刚好这里也可以作为展示自己修复工艺的地方,于是就有了那块“我在西街修古厝”的匾额。



泉州的街巷里遗留有许多几十年、上百年房龄的古厝,它们大多为典型的“红砖白石燕尾脊”。有些满载达官商贾的故事,有些人去屋尽空。幸运的是,许多泉州人倒是对这样的老房子充满喜爱。


古城人喜欢在天井种花草


05 花巷、许厝埕


如果有外地朋友来,我会带他们从花巷口出发,先沉浸在清末到民国、到20世纪80年代的建筑中,再带他们进入工艺美术厂,到金苍绣大师工作室,参观计划经济时代的旧园区,品品小众的民俗作品。


花匠和他的花房


往花巷深处走,许厝埕8号,两扇掉漆的杉木门打开着。通过木门,可以看见院内种满了花与树。院门处在中轴线上,与古厝大门、天井、公妈厅同在一条直线上,可以轻易地从院外,穿越三重门,看到公妈厅中满墙的黑白老照片。

这一座近200年的古大厝,尘满面,鬓如霜。安静的院内,几只小鸟从月桂树上飞落石头埕上,踱步到隔壁的树葡萄脚下,拍拍翅膀,又飞到屋内。


中年花匠带着草帽,正在角落收拾枯枝,见有人探头探脑,便招呼道:“进来看呀!”

花匠老刘是这座古厝的租客,在这里住了20年。繁忙的花事,开始于秋末,结束于来年的春初。淡季的时候,一整天的时间,进入院中的皆是游客。古厝的木门每天都开着,老刘说,一半为小巷里的朋友,一半为逛院子的人。


06 水门两边好生活


水门巷是中山中路边上的一条支巷,却也相当宽敞,足够两辆车来往。这样宽的街道,又像小巷子一样任行人自由行走。

到了年关,这条巷子彻底热闹起来了。水果、水产、鱼丸、禽肉、鲜花、干草药,还有炸物店前那一排捆扎得结结实实的拜拜鸡,格外圆润、抢眼,空气里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水门巷口的姐妹俩炸物店


泉州还是一座礼俗之城。人们似乎总是期待着过节,不仅是在清明、中秋、冬至传统节日,遇上儿女婚嫁、新居乔迁、生儿抱女,都会好好庆祝一番。

按照传统,炸物是一定要登场的,挑上16份是大团圆。各家店的店头一般会挂一张“三牲五牲”的大招牌,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提供特殊祭品的定制服务。


带“囍”字的蒸糕


水门巷内不足500米就有三座宫庙,分别为“泉郡通津里”铺境、三义庙和水仙宫。

元代以后,泉州城区街坊逐渐建立起一套“铺境”格局。铺境神,是附近几条街道共同信奉的大宫庙主神,大多为国家忠烈或保境安民的圣贤能人、高义节士。

铺境出现后,人们似乎有了忙不完的仪式。逢上大节,100多个铺境轮流做庄,抬神轿,办宴席,唱大戏。


三座铺境中,最受瞩目的当是水仙宫。粉红外墙,整个地架在一条五六米宽的水系上,临水一排黄色平房,房墙外挂着一排圆形的花园阳台,悬在水渠上方,像欧式花园裙,因此有人称它们为罗密欧阳台。


以上文图选自《巷里花开》

文字:陈秀洪 刘燕婷 王玉虹 图片:吕波

#泉州旅游#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